今日(2011年7月28日)是崔成希在獄中度過的第71天。以下是一篇由美國大學助理教授David Vine造訪濟州監獄訪談崔成希的原始稿。

5774377047_6665395e26_o

崔成希遭逮捕拘留於警局

崔成希獄中訪談稿 by David Vine

崔成希(Sung-Hee Choi): 一位活動家的話,來自監獄。

2011722

 

美國和韓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演習是針對中國和北韓。有很明顯的證據顯示,美國將使用濟州島海軍基地,儘管美國官方每次都予以否認:「這不是美國海軍基地,這是南韓軍事基地」。這實在是一個騙局。他們真的是在欺騙民眾。美軍無疑地可以使用此基地。「這是南韓的軍事基地」此項聲明並非事實。

 

根據1954年,美國和南韓國防部所簽署的條約。其二,《美軍地位協定》(SOFA)實際上是為了美軍而簽訂的。第三,美軍的「策略彈性」政策。美軍很明顯地將可以使用任何南韓的軍事基地。

 

此聯盟的第二點…這不是只攸關軍事,同時也牽涉到資本主義。例如,三星和大林將受惠於此基地的建設。這不只有軍事成分,同時也有商業成分在。

 

我現在所害怕的是關於法西斯主義將侵入整座島嶼。 [訪談人:法西斯主義? ]是的,法西斯主義。是的,在韓半島…以及現在濟州島也正被三星所主導。

 

這對於濟州島和濟州島的人民而言是齣悲劇,因為他們在1948年已經經歷過[約四萬人罹難的大屠殺]。[他們有掙扎的歷史]反抗外來的權利…反抗[牽涉大屠殺的]美軍武器,在韓國自日本獨立後[沒幾年的時間]。

 

濟州島的歷史基本上是反抗外來政權(美國和日本)掙扎的歷史,濟州島淪為外來政權犧牲者的身分始終不變。

 

為何我們仍在掙扎?不只是為了環境,不只為了[?],但也是為了始終掙扎著反抗強權國家的濟州島和韓國的歷史(以地理的觀點來說)。

 

我在想的另一件事情是,日復一日,濟州島將成為美軍的紅色按鍵。美軍已經佔領了所有他覬覦的地區。美軍已經佔領了夏威夷、沖繩、菲律賓。現在,他們想佔領濟州島。這是一座和平之島。這是為了和平。現在在這裡的和平活動家的展望是保持這座島嶼做為一座真正的和平之島。Brother Song和前濟州島知事Shin Goo-beom試圖和村民一同尋找為了後代子孫發展江汀洞的替代方式。其中一個方式是建立聯合國和平學校。他們都在談論這一點。我們必須視此為我們的視野,我們必須將此轉為最終的結果。為我們濟州島的後代建立一個真正的和平學校是一個具體的視野。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談談村民們所受的苦、他們如何熱愛他們的家鄉。我真的希望也真的相信你將和許多人們分享…。謝謝你的來訪,還有…。

 

David Vine(DV):我感到很幸運來到這裡,同是我也向你和向許多其他人學習…

崔成希: 我們向你學習到很多。我從未聽說或者讀過關於美軍基地的書,所以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和亞太地區島嶼的人們溝通。

現在這些島嶼已經成為美帝國基地的目標。所以為何島嶼們現在淪為美國的犧牲品?

 

DV: 在幾個禮拜內我將拜訪沖繩,我認為這將成為我第一個機會,我會試著談談彼此間的連結。我將分享關於濟州島、沖繩和其他幾個島嶼的情況。但是,我有一個疑問…你為何認為有很多其他人會如此投入這場掙扎?像你一樣。不惜進入監獄,不惜絕食抗議。有很多反軍事基地的運動存在,人們似乎充滿熱情的投入此運動,但是我在想,你認為到底是為什麼-不論是為了你自己或者為了他人-人們如此地投入奉獻,並堅持反抗?

 

崔成希: [如我所寫] 我應該為無法發聲的生物發聲,第二為了我們即將成為戰爭犧牲品的後代子孫。我認為村民們熱愛他們的故鄉,那是他們的家鄉…他們如此愛惜它。

那是關於愛。那是關於無發被說出的愛。那是關於無法發聲的海。那是關於無法大聲說話的生物。那就是我們在說的,我們基本上在說著的…

 

在此刻,一個機械性的背景音樂突兀地切斷Sung-Hee 的談話,通知著我們會面時間已經結束並指導拜會者盡速離去。Sung-Hee 抓了隻筆和一張紙,迅速地寫了最後的話。在警察將他帶離以前,他握著那張紙,貼著衡在我們之間的玻璃上。

 

那紙上寫著:「那是關於對那些現在無法說話的人們的愛,那是關於愛。」

 

此訪談稿經編輯後收錄於Foreign Policy In Focus,以下是文章連結:

Jeju Island Activist Sung-Hee Choi Interviewed in Prison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o someoneGoogle+share on TumblrShare on Reddi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