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Umbrella For Gangjeong (2)

by 王郁萱 Emily Wang
  • <沉睡的江汀> 江汀村哪,我蒙著面,在海軍基地正面前為你做畫,警察在身邊來來去去,卡車進進出出,我們在你的身上爭吵不休。 可是,把這一切加起來揉揉捏捏捶捶打打之後,卻反而將你妝點得更加莊嚴、美麗了。有很多讓人喪氣、傷心的事在不斷的發生,但是,是甚麼樣的存在,讓你的每琮髮絲都仍然美得像一個夢想一般? 我想我應該把你熟睡的寧靜畫下來,讓還沒有機會看到你的人見到你,讓他們至少有機會在某一個瞬間深深的懊悔。 2012年12月

  • <海公主> 海公主啊,如果你醒來,好好親吻受傷的岩石,好好拯救跌落的天使,那不是很美好嗎? 但是,即便你沒有像童話般醒來,世界還是很美好。 這件事,我才不要忘記。 2013年3月

  • <海上的和平運動者> 海上的和平運動者手中所拿的旗幟,不只是「反對海軍基地」,若是手裡拿著旗幟的話,背後裡真正想說出的大概是關於自然與生命這回事,魚、蝦、蟹、珊瑚等本身既是生命又給予我們生命,然後他大概是被海浪、風那些巨大的東西所擁抱著的。 2013年3月

  • <濟州奶奶泉水茶水攤> 濟州島江汀村海軍基地前,有一個「奶奶泉水茶水攤」,喝茶、喝咖啡價錢隨意附,也歡迎白吃白喝,所獲營利則幫忙繳和平活動家日益累積的罰金。此茶水攤是由幾位外地來的平凡人開始的,他們是在2011年在濟州島旅行時無意間來到江汀村這個村子,目睹了江汀村現場的狀況,也深深愛上江汀村的自然環境,就這樣被捲進江汀村的生命中。 身為外地來的活動家,透過分享咖啡、茶水的攤位,期望建立人與人相遇、談話、認識的機會,不只是外地來的人之間,也是進一步與村民相遇談話的機會。這就是這樣一個以這樣美麗的心情開始的茶水攤,它有一個極好的名字,叫做「濟州奶奶泉水(Harmangmul)」茶水攤。 「濟州奶奶泉水」是位在生命之岩Gureombi上的湧泉水,是在海岸邊的石頭中冒出的泉水,水質非常乾淨,可以直接飲用,因此過去在Gureombi海岸上的帳篷食堂就設在「濟州奶奶泉水」旁邊,也總是自然而然就聚集了許多人。 當時的Gureombi食堂有一位JongHwan大叔與一隻帥氣的狗守著,為這添加了相當大的向心力,這樣的存在,牢牢地抓住了許多無意路過的旅人。我是如此,我在江汀村認識的許多人也是如此,而這些「濟州奶奶泉水」的創辦者也是如此。 但是,當初那群離不開的人,如今,也成為更多其他離不開的人之所以離不開的原因之一。他們在不自覺中,本身也成為了那一股向心力。 當「奶奶泉水茶水攤」風雨無阻,從早到晚出現在海軍基地前,為每日在海軍基地前共同揮汗的朋友們提供一杯夏日的冰涼茶水或者寒冬中的熱咖啡時,它也在不知不覺中轉化成為新的向心力。不知有多少人,因為有這個茶水攤的存在,而有力氣多逗留。 我喝過最好喝的咖啡,就是在這喝的。 2012年12月

  • <神父> 我認識一位神父,大家稱他為路上的神父。我猜大概是因為他總是不在教堂中,而是在路上。在江汀村,他總是在海軍基地前的路上,恭敬地主持彌撒、或站或坐或躺在路上,阻擋卡車的通行,在寒冬中躺在國會前的路上,為了刪減海軍基地預算...。 我不知道這位年紀大的要命的爺爺哪裡來的那麼多精力,尤其在看他發火怒罵時:他罵警察、罵政客、罵這世界上不公不義的天下事。 我看到後來,發現他的怒罵像是在訴說情愛,然後看他憤怒的臉,讓人覺得很慈祥。 2012年11月

  • <江汀> 江汀村海軍基地的工程仍在如火如荼的進行,江汀村的海,有時讓我不太忍心久望。Gureombi岩石上堆滿著奇怪的東西,用看得幾乎已經看不出妳了。 可我知道,在2011年夏天走出來的那個濟州奶奶,是賴定不走了。為了感謝他的意志,我要把她畫下來,證明她的存在。即便是現在,我見到的江汀是這樣的。 怎麼會這麼美呢? 2012年12月

  • <濟州奶奶> 第一次聽到濟州島創世神話中的故事後,在一個熱死人的夏日午後,我在Gureombi岩石上畫出了這個老奶奶。 她的手呵護地圍繞著生育的肚皮,真像是一位母親似的,從熱死人的Gureombi夏日午後中走出。 我一直覺得,自從她在那熱呼呼、黏答答的夏天走出來後,就這樣賴著不走了! 2011年7月

  • 2011年夏天,我來到Gureombi這塊大岩石上,當時Gureombi上有一個小小的舞台,晚上在那偶爾會有晚會。 舞台是木頭搭的簡陋舞台,但因為這舞台的背景和觀眾席都是世界級的,所以這舞台也成為世界級的舞台。 晚上很暗,雖然點了燭火,也看不太清楚,只記得夏天的Gureombi熱呼呼的,海的感覺很強烈。 好險,我有很用力的把那一個瞬間記起來。 2011年7月

  • <海底世界> 不是因為我都看到、看過了,我才能夠畫出一個海底世界。 才不是這樣的。

  • <前往生命之岩Gureombi之海路> 看上去很辛苦的路,或者看上去不像路的路,不代表不能是一條路。僅只是三艘小船、三個人這樣的小數目,不代表走不出一條路。通往生命之岩Gureombi的海路是這樣走出來的,通往生命和平之路也會是這樣走出來的。 往前走吧!你就是開拓者! 2012年1月

  • <出海> 閉上眼睛想像在江汀村出海的感覺,這位石頭奶奶或者是石頭少女,就批著一頭像風又像海的髮,靜靜的用很神祕的方式,存在在這背景中。 2012年6月 June 2012

  • <祈禱的人> 祈禱的人很可愛。 因為你好像用眼睛看不到、用嘴巴說不清、用耳朵聽不明、用鼻子也嗅不出, 祈禱到底有甚麼用。 但是你又好像看得到、說得清、聽得明,也嗅得出, 為何要祈禱。 所以我記不清也畫不清你長甚麼樣(當然也是因為我不會畫細節), 只是好像只有依著那背景,我才能真正畫下你們。 2012年1月

  • <關於海> 對於因為望向你、感受妳而心生的那一絲平靜,會讓人記著感謝。 所以我很納們,怎麼會有人認為,他能據有你呢?

  • <關於人> 給對立的你 在你的眼中,我會是甚麼樣子? 你可以不記得我們的臉, 也可以當下很討厭我們, 當然也能當下很同情我們, 或者一時覺得我們千錯萬錯, 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們在你面前時的溫度, 請你幫我在這件事上多努力一些, 雖然我又心急又不夠成熟,但冷靜下來後,我發現我能心安理得向你要的,也就只有這點努力而已。 2011年9月

  • <江汀神話> 我們都聽過濟州島的神話。然後,現在我要慢慢的畫下正在創造中的江汀神話,好讓你和百年千年後的子孫講古。 2013年5月

Emily Wang is a Peace worker from Taiwan. She came to Gangjeong in 2011 and since that time, she has been involving in the peace struggling of Gangjeong and has been living in Gangjeong for almost 2 years. During her time in Gangjeong, she has been recording her witness and feeling through painting. Her work in Gangjeong leads to the result of Entry Denial by Korea government against her on April 2013.

“Gangjeong is like under a heavy rain. The real reason of this heavy rain in the world has been festering and smelly but not many people realized. It makes me sad. But I think what I can do in this heavy rain is holding an umbrella as who I am . When I see different kind of people holding their own umbrella in different kind of ways, I want to silently respond their small kindness by holding my own umbrella too. My drawing is something like this, is a small umbrella I hold for Gangjeong.” by Emily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o someoneGoogle+share on TumblrShare on Reddit
Fil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