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村莊」

 

「江汀村」字面上的意義指「水的村莊」,因此區豐沛的湧泉水而得名,又有兩條流經江汀村的河,水源豐沛的江汀村在火山噴發所形成的濟州島上實屬難得,江汀村的水為島上南方居民提供了約七成的水源。豐沛的水使江汀村在過去數百年間一直為濟州島少數能夠種植稻米的富饒村莊之一,素有「一江汀」之稱號。如今江汀村的農產品,如柑橘,仍是全韓國數一數二的。

 

傍海的江汀村,除倚農外,富庶的海是村民的另一大天然財富。環繞著江汀洞以及其附近的海域,是許多稀有物種的棲地,韓國70%的水中生物就生長在此區域,也是地球上最大最壯觀的溫帶珊瑚林之一,被指定為韓國第442號天然紀念物,自2002年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將此片海域劃作「生物圈保留區」,是韓國唯一的「海上」生物圈保留區。

 

江汀海域同時也是世界保育動物印太洋瓶鼻海豚在阿拉斯加海至太平洋間的迴游路線。在江汀洞海邊的Jungdoek海岸,可以看到一塊巨大的火山岩,名叫「Gureombi」,潔淨的湧泉水自岩石間湧出。江汀洞村民將此地視為聖地,將其中一處可供飲用的湧泉水稱作「濟洲奶奶的水」,並將Gureombi岩石視作具有生命的岩石。美麗但瀕臨絕種(第二級瀕臨絕種物種)的「紅角螃蟹」(中型相手蟹)、瀕臨絕種保育動物原生濟州淡水蝦、狹口蛙便居住在此江汀海岸。

 

2004年韓國環保署也將此地區劃為「絕對保護地區」。2006年,韓國環保署甚至選定江汀洞為「優良生態村」,而江汀海岸的秀麗景致一直以來都被列為濟州島「偶來小路第七步道」。(偶來小路為濟州島最著名的遊客步道。) 江汀村的美無庸置疑,但這個村莊6年來因為海軍軍港建設,持續地遭受韓國政府非正義的騷擾與摧殘。

 

捨棄韓國「民主主義」的濟州島海軍基地計畫

 

2002年濟州和順港獲選為海軍基地,遭當地居民抗議而不可行,2005年唯美獲選為海軍基地建設地,同樣遭到居民抗爭而作廢。經過兩次失敗經驗的教訓,2005年「海軍基地振興院」成立、2006年濟州特別自治道知事成立海軍基地專案小組,選擇海軍基地候選地點。而所用的手法,使韓國自稱擁有的「民主」遭到踐踏。

 

2007年4月24日,江汀村前任村長在多數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邀請海軍基地進駐江汀村,兩日後(4月26日),又違反公開宣傳的義務,進行秘密投票,於約1200名有權投票的村民中,僅87民村民出席回議,史無前例的以全場「拍手」通過了這個可能成為東亞第一大(美國)海軍軍港的建設案。於媒體報導後獲知此事實的其他村民,立即罷免前任村長,選任新村長,並於2007年8月20日在江汀村重新舉辦投票,儘管海軍試圖勸阻江汀村居民前往投票,仍有725名村民參予投票,680名(94%)投反對票。然而,為海軍基地全力護航的韓國政府、海軍卻力主前次「拍手」表決才是有效合法的表決結果。濟洲道知事、議會也立刻配合地移除江汀村「絕對保護地域」之地位。僅占濟州島不到10%的「絕對保護地域」被輕易移除,原本連咖啡廳都不能輕易開張的江汀村卻迎來個超級海軍基地。

 

2007年夏天,江汀村居民開始舉著「誓死反對海軍基地」旗子,走在濟州島上。初次嘗試舉辦的記者會、署名運動,以及遭捕、遭審判。超過200名居民受審判或者必須繳納罰金。只是高喊反對海軍基地卻也淪為了犯罪者。這個有著超過400年傳統的村子,擁有超過200個小的村民聚會的傳統社區支離破碎,因為贊成、反對海軍基地的意見相左,家族、親戚、朋友全部失去了。彼此吵架,連見到彼此的臉也感到尷尬。甚至半數以上的村民都經歷了各類精神心理上的不適症狀。6年間為了保護家園、傳統、自然的江汀村農民、漁夫,從自身的苦痛經驗出發,自心底深出發出了這樣的怒吼:希望村子成為「生命與和平的江汀村」。雖然是很小的村子,村民內心卻滋長著「和平要從此小小的村子開始」的堅強信念。

 

從不能說的「四三傷痛」到「世界和平之島」

 

濟州島因其地理位置的關係,在日本殖民時期,大約有二十萬濟州島民來回於濟州島以及大阪之間。當時大阪是亞洲地區數一數二高度工業化的城市。在那,他們找到工作餬口,另外一些人則尋求比起他們能在韓國得到的更好的教育。頻繁的輪船(有些是由濟州島運輸合作社所組織)由濟州島的11個港口載運人們前往大阪。在大阪,許多濟州島民活躍於組織勞工以及日本社會以及共產主義者組織,甚至擔任領導者地位。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在很短的期間內,約六萬濟州島民從日本返回濟州島。有經驗以及受過教育的歸還者在新興的濟州島的政府架構中擔任重要的領導角色。

 

然而,很快的,由美國和蘇聯主導的韓半島的分裂,使濟州島成為隨後韓半島冷戰衝突的戰爭地。在1948年,由美國和聯合國支持,南韓舉辦分開的選舉,由此在南部建立了與北邊分開的國家,也因此強化了韓國的分裂。當美國試圖用分開選舉之方式在南方建立一個支持美國的政府時,深具獨立性格的濟州島民勇敢的起而抗議並抵制此選舉以及韓國的分裂。當美國支持的李承晚總統掌握大權後,便發起了大規摸的「清理紅色」運動,將目標指向濟州全體島民。成千上萬的人民遭殺害,據統計,在島上百分之七十的村莊遭夷平,至少約三萬島民(當時百分之十的島上人口)遭謀殺。

 

好幾十年來,任何人若提起此屠殺事件,很可能會導致其入獄、受虐。被貼上共產黨人標籤者的親戚們無法擔任公職,也無法在許多公司獲得工作。許多人仍舊害怕說起曾經發生過的事情。50多年來,在首爾的歷任政府沉默了韓國民眾對國家機器有系統的屠殺、強暴以及虐待的記憶。直到2005年,韓國前總統盧武鉉才公開為此屠殺事件道歉,並將濟州島設立為「世界和平之島」。在四三和平公園內的一座紀念碑上寫著:濟州島四三事件將被記憶為和平、統一以及人權的珍貴的象徵。但是政府的記憶力是差的。從2002年開始,韓國政府便開始計畫在濟州島不同地點建設一個大型的海軍基地,受到當地居民的強力抗爭,使得此建設計畫延宕多年。島民們為了其生存、土地、社區共同體勇敢起而抗爭,但卻因此又再一次使他們被貼上「紅色」的標籤。

 

美國「重返亞洲」

所謂「濟州島的詛咒」言明了濟州島的地理位置:其分離於韓半島、鄰近日本、中國的戰略位置。濟州島離中國大陸、上海只有300浬,好幾個世紀以來,濟州島一直成為與島民本身幾無相關之衝突的戰場。今日又再度成為美國「重返亞洲」的策略性基地,將變成神盾級驅逐艦以及其他戰艦的戰略性港口,在美韓日聯盟對抗中國海軍擴張中扮演策略性角色。

 

2011年,歐巴馬總統提出「重返亞洲」,計畫投入60%的美國海軍力量到東亞,目的是監控中國的擴張,並進而控制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美國知道他將無法在經濟上與中國競爭。中國有六成以上的石油以船運進口。如果五角大廈可以阻止中國運輸不可缺乏的資源的運輸,那麼美國便能取得中國的經濟引擎。

 

為此,美國五角大廈已經在台灣、日本、南韓設置了愛國者飛彈進階型-3型的導彈防禦攔截。導彈防禦系統的神盾戰艦被停泊或者將被停泊於澳洲、日本、關島以及南韓。(導彈防禦–事實上不應稱「防禦」而應稱作導彈「攻擊」,是美國先發制人策略的關鍵部分。如果美國要發動先發制人攻擊,導彈防禦便是其擋箭牌,將被用來攻擊報復性動作。導彈防禦系統也被證明是有能力的反衛星武器,以及他們最終將刺激與中國和俄羅斯之間新的軍備競賽。)

 

韓國、日本都已全副武裝,台灣也向美國的軍售買單,往下是菲律賓,一度試圖將美國踢出境的菲律賓又重新擁抱了美軍。此外亞洲太平洋上的許多島嶼,包括濟州島、沖繩、夏威夷、關島等等,都因為歐巴馬的「重返亞洲」政策而被進一步軍事化。另外,美國新進的盟友還有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美國已經派出了海軍陸戰隊。如今,美國曾經戰鬥過的越南也成了盟友,近幾年印度,在五角大廈的壓力下,也創立了自己的太空總署,複製了美國太空總署的挑撥性語言,印度正進行擊毀計畫,以建造並測試導彈防禦以及反衛星體系,其角色也是幫助美國圍堵中國。

 

沒有人知道這樣的「防禦」體系,何時會輕易轉化成攻擊體系,戰爭一觸即發,而基地所在地也將成為極其不安全的攻擊目標。美國對中國的全面性圍堵政策,已奪去無數人的家園,帶來全面性的不安全感,江汀村只是其中一例。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Email to someoneGoogle+share on TumblrShare on Reddit